聊一聊最近的状况
作者:suyi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2-15 14:52

感觉最后两周还能扶我起来搞一到两篇迪士尼和船/月的更新就先不写总结了,前半年在印度玩得很尽兴!
虽然觉得自己今年笔法最成熟的还是隔壁Servant×隔壁Master的邻人之妻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快要鸽进第三年的魂pa
狼骑士踏住金枪,用龙肋处最柔软的无鳞皮肤拭净了枪上血污。他站在吉尔伽美什第五节脊骨上,便能伸手摸到圣堂穹顶。最后的真龙终究死于亚诺尔隆德之手,死时却并不孤独。祂的遗骸如山倾倒,正好枕在了太阳王的空棺上。
他一直该死,早在他离间王的骑士之时,早在他向深渊屈服之时,早在他勾结白教高层、从卡利姆带走阿周那之时,早在奥兹曼迪亚斯赠予他灵魂、把他塑造成必有一死的脆弱造物之时。公爵的图书馆必须被夷为平地,至于与王室世系相关的真相是否会就此湮灭,迦尔纳不但毫无探究的兴趣,还要加派人手,扑杀每一个间谍和窃贼。
他尽量不损伤到龙皮,空手剖出了白龙的灵魂,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干起刽子手和掘墓人的营生。银色灵魂有人头大小,深渊污染尚不严重,lol手游辅助透过他的手掌微微颤动着,像一颗真正的心脏,一颗邪恶的天体。他刨过上百头龙,深知它们的坚鳞硬皮底下只裹着一汪血水,不存在任何骨骼和内脏。吉尔伽美什已死,那帮阿特拉斯的魔法师无从探究龙族不朽的秘密。
他用力捻碎这块人造结晶,细灰闪烁着微光漏出他指缝,注入礼拜堂大门的钥匙孔。最贪婪的魔法或刀剑,也不能打破灵魂铸就的誓言。
现任太阳王安然无恙,幽居在地下灵庙。迦尔纳有意把叛乱压制在亚诺尔隆德周边,吉尔伽美什也如他所请,把“奥兹曼迪亚斯”安置到王城另一侧,远离战场。胜者理应揽下所有美誉与筹码,那旁观过挚友反目、兄弟相残的太阳,照进崩塌的花窗,他被晒得暖烘烘的,不禁坐在大门台阶下打了个盹。

迦尔纳并无多少感慨,他一放开爱枪,反而有深沉倦意涌上来。阿周那老是拒绝他过夜的请求;深渊往往在至暗时刻来袭,降落在家家户户屋顶上,散布疯狂与死亡。他有多少年没有合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觉了?
动笔比动刀还累。西格鲁德与布伦希尔德夫妇准备放弃他们所有的特权,返回亚斯特拉度过余生,同时意味着王下骑士将罕见地空出一个名额。他们珍惜爱情胜过名誉和誓言,但迦尔纳打算恪尽职责,继续侍奉太阳王家。因为阿周那想必也会留在这里,无论是出于忠诚还是自尊心。
除了亚诺尔隆德,他们已无家可归。他将坐在吉尔伽美什的椅子上,把纷至沓来的请愿文件理到一旁,再抽出一张簇新信纸,代表那个婴儿向卡利姆教会提出王权宣称。他们不得不从,他也是时候拨乱反正,清理公爵残余的支持者了。
公爵只爱用红墨水,刺目如鲜血在纸面上洇开,颜色经久不褪。谬误的血脉,究竟需要多少代人的时间才能稀释其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