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微博的人都知道啦
作者:suyi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1-30 23:28

而如果你关注我的微博,是为了花样截图“黑”我,请不要放弃关注我,哪怕是为了黑我,请去读一下我推荐的书/论文吧,不需要同意我的甚至是这些学者的观点,欢迎也通过学习加入到真正的学术研究中,然后再通过自己的研究来反驳我或是那些学者。无论最初动机为何,当真正一头扎进去的时候,最初的动机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另外关于说我“造谣”的事情,我弄了很久才明白各位说我“造谣”什么。在史诗中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的关系其实常年在学界也是个时不时被人提起的话题,我说的这个常年,至少年代跨度90年以上。其中有认同他们是同性恋的,也有反对的,甚至还有开始认同后来又推翻了自己的结论的。但是无论如何,认同的声音是存在的,英雄联盟手游辅助并且随着年代越近,认同的声音越多,过去的研究始终会受到时代的局限性。既然有人认同,并且它还是一个尚存在争议的话题,那么说我“造谣”就是欠妥的。
1930年Thorkid Jacobsen发表了题为How did Gilgamesh oppress Uruk,他认为在吉尔伽美什的梦是同性///性///交的隐喻。尽管后来他不再提自己的这一观点,甚至并为收录在自己的论文集中,但是近年来他的这个观点又被其他的学者提及并赞同。
Martti Nissinen曾与2010年发表论文Are There Homosexuals in Mesopotamian Literature?
A.Geroge曾与2017年的lecture中对他们的关系的用词是lover。
Cooper曾于2002年发表了主标题为Buddies in Babylonia,副标题为Gilgamesh,Enkidu and Homosexuality的论文,详细论证了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的关系。类似论文还有很多,我直接截取该篇论文中的注释19当做延展阅读吧。
尼普尔版本结尾是列举了很多很多鬼魂;乌尔版本则是吉尔伽美什听说了自己父母在冥界的阴暗命运而心碎不已,为了改善他父母的境况,他回到了乌鲁克并为他们塑了像以表敬意,另外他也开始施行一些恰当的葬仪以告慰亡灵;最后,在墨图兰(Meturan)版本中,尽管吉尔伽美什对每个人最终都会面临的命运——死亡而感到绝望,但他最终决定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他国土上还活着的人之上,因此踏上了征服有怪物洪巴巴所把守的雪松林的征途。
背景补充:吉尔伽美什所住的美索不达米亚南部冲击平原既没有山也没有适于建造房屋或家具的高大坚挺的树木,因此位于叙利亚和黎巴嫩的雪松林自古以来就是两河人获得上好树木的不二选择,甚至埃及也要从那里进口木材。至于获取的手段,或通过战争或通过贸易。在这里,吉尔伽美什选择的是战争。
苏美尔版本的吉尔伽美什史诗总共有五块泥板,主要创作于乌尔第三王朝时期,最早发迹于乌鲁克的乌尔第三王朝的统治者为了证明自己王位的正统性,将吉尔伽美什称为兄弟,将他的父亲卢伽尔班达称为自己的父神,或许是基于这一目的将史诗以文字形式记录了下来,同时作为学校里的教材使用,因此尼普尔作为当时的宗教与教育中心,出土的苏美尔版本吉尔伽美什史诗也是最多的,多达五十余块泥板,而吉尔伽美什出身的乌鲁克,实际只出土了一块。其实那时距离吉尔伽美什死去已有近五百年,但最早这些故事应是通过口头讲述,一代又一代地流传下来,最终通过文字流传下来,再经由古巴比伦人的再创作和加工逐渐成形变成我们现在通常读到的所谓的吉尔伽美什史诗经典版本,即由公元前7世纪的亚述帝国国王阿淑尔巴尼拔保存于尼尼微的皇家图书馆的十二块泥板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