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无可恋啊
作者:suyi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2-02 15:57

我不仅毫不恋物,而且在对待物的时候有根深蒂固的实用主义的态度,这导致我虽然勉强可以欣赏设计之美,但对于考古与名物领域,可能真的是这辈子都入不了门……
读扬之水,她的读书笔记、她解花间词,我都蛮喜欢,但是《诗经名物证微》就真的完美规避了我的兴趣点;读了有十本巫鸿,无论是当代艺术还是古代艺术史都有兴趣,但《黄泉下的美术》这种讲墓葬的,涉及到物件的考古、建筑的构造,我也真是读不下去……读罗新,作为一个毫无蒙元史基础的人,读他写匈奴、写北魏、从语言学角度写突厥文化的流变,都津津有味,英雄联盟手游辅助一旦涉及到具体的物体,比如马和对马的命名,迅速丧失兴趣……
我真的是,对与人有关的东西都充满了兴趣,对纯粹的物的细节则缺乏最基本的关心。同样是书写死亡,丧葬比墓葬的主题对我的吸引力要大多了……前者涉及到丧事的操办、礼仪、传统、风俗,而后者涉及到的则是一堆冷冰冰的陪葬品……
虽然每日都生活在过分丰沛的物质世界里(当代人生活里没用的东西真的太多了),但我与物的缘分十分稀薄,也毫不恋旧,陪伴自己多年的物品说扔迅速就能扔,而我妈则是,每一样旧物都携带着记忆,而我的情感与记忆与物品本身反而是剥离的,物本身对我基本只有功能价值。